<thead id="5r117"><meter id="5r117"></meter></thead>
<menuitem id="5r117"></menuitem>

    <form id="5r117"></form>

    <var id="5r117"><thead id="5r117"></thead></var>

      <video id="5r117"><em id="5r117"><big id="5r117"></big></em></video>

          <span id="5r117"><big id="5r117"><progress id="5r117"></progress></big></span><noframes id="5r117">

            <dfn id="5r117"><big id="5r117"><b id="5r117"></b></big></dfn><big id="5r117"><pre id="5r117"></pre></big>
            <pre id="5r117"><sub id="5r117"><span id="5r117"></span></sub></pre>

            <track id="5r117"></track>

            首頁>>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下沉市場實體書店的發展現狀

            發布時間:2021-05-08
            作者:
            來源:北京開卷
            閱讀量:183

            大多數90后青年,還對小鎮書店保持著固有的印象:售賣教輔教材以及中學生喜歡的CD,門口掛著一些當季流行的明星海報和貼紙,穿著老土的店員在店門口吃飯的同時守店賣貨。但福建省漳州市漳浦縣佛曇鎮的一家書店,卻打破了這種印象,呈現出小鎮書店的另一種可能:小鎮書店也可以做得又美又颯,體面地養活自己。

            一片書店生長的沃土

            據統計,2020年下沉市場(指三線以下城市、縣鎮與農村地區的市場)人口總量超10億,城鎮及農村人口占比各半,隨著城鎮化的加速推進,小康社會的全面建成,居民可支配收入呈現快速增長態勢。當人們有了更高層次的精神需求,對文化產品的需求就更為迫切,下沉市場的文化產業有著非常大的拓展或結構性優化升級的空間。作為文化產業發展重要一環,實體書店的存活與當地經濟發展水平是分不開的,尤其在當地文化企業有較大的存量市場,需求旺盛的前提下,這里便成了適合書店發展的沃土。

            2020年10月1日,一默書店開業,店主陳一揚熱愛藝術與閱讀,將書店開在了佛曇鎮聯創城市廣場橫店電影城隔壁。佛曇鎮是福建省漳州市漳浦縣東北部的沿海重鎮,位于廈門港南岸,與臺灣一水之隔,是著名僑鄉,歷史悠久,文化底蘊豐富,素有“海濱鄒魯”文獻古邦之稱。地理位置的便利使其成為周邊數個小鎮的亞中心,當地居民生活水平高,消費能力較強,經濟發展水平可與一些縣城媲美。

            從當地商業形態看,以佛曇鎮為中心輻射的周邊4個小鎮總居民數達20萬左右,人口眾多,但可供居民消遣和高品質文化消費的空間并不多,僅有聯創城市廣場一家大型商業中心。聯創城市廣場周邊被多所學校和居民住宅區圍繞,當地青少年的文化產品消費及培訓需求旺盛。

            雖然互聯網在本地已有了深入的滲透,但圖書電商還沒完全壟斷市場,當地居民對圖書的價格并不十分敏感。陳一揚說,“一默書店幾乎沒有折扣,在圖書售賣的過程中,甚少出現比價的問題,這種現象放在全國,也許非常罕見。”

            做了充分的市場調研,在天時地利的條件下,一默書店順理成章開業了:書店將學生群體定位為目標受眾人群,將家庭一體性消費融進書店的經營過程中,是一家集圖書、文創品、咖啡餐飲及藝術培訓為一體的體驗式書店。它給當地注入了新鮮的、先進但不另類的文化血液,也給當地年輕人帶來了更多元的生活方式。

            下沉市場的“西西弗書店”

            這種混合業態經營和體驗式消費環境,在當地引起了轟動。書店開業后,一位書店從業者談到:“這是佛曇鎮第一次有了非教輔書店,書架畫風和西西弗有相似之處,不過特色也非常突出。店員說買書的學生挺多的,這足夠令人欣慰!”“如果沒有書店,小鎮年輕人消耗時間的方式將十分單一。”這些評價對于剛畢業就創業的陳一揚來說,也是莫大的鼓舞。進店人群畫像和陳一揚的預期基本一致:近50%為高中生,超過40%為小學生,此外還有部分當地精英白領人群。因此,一默書店的選品主要集中在學生課外讀物及小說、漫畫,還有部分社科文藝類書籍。當地人對這家新潮書店的喜愛,使得它在開業4個月后即實現收支平衡。

            一默書店營業面積500平方米左右,設有圖書區、閱讀區、文創區、餐飲區及藝術畫室,書與非書的營業面積占比約5∶5。一默書店的圖書售賣情況比較好,但仍不能支撐書店經營,文創和餐飲對于其生存起到了很大助益。目前書店內非書與書的營收比為6∶4,其中咖啡飲品營收比例最高,這也與書店開業之初設想的可以實現店內家庭一體化消費的預期及受眾定位為學生和白領人群一致。學校邊的實體書店,以學生為主要消費人群,是優勢也是劣勢。當地的中小學生,周一到周五晚八點才下課。因此,除了節假日,書店幾乎只在周末有一個銷售高峰,工作日的客流量成了難題。

            陳一揚是一位藝術生,書店開業5個多月以來,他做了幾次收費的藝術培訓類親子活動,反響不錯。雖然書店周邊的美術培訓機構有3家,但一默書店提供的環境被許多家長所認可。“書店做美術培訓與其他培訓機構相比,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培訓機構依靠地推招攬學生,但一默書店的主要客群就是學生,坐等人來就可以了。”陳一揚說。“書店+教育”的多元化發展之路是一默書店未來的發展規劃。在陳一揚看來,只賣書的書店很難生存下去,抓住當地的市場剛需,走多元化之路是城鎮實體書店發展的新機遇,一默書店的存在是下沉市場書店發展的一種可能。

            實體書店在下沉市場的發展之路

            佛曇鎮的經濟發展水平幾近一個縣城,類似這樣立足下沉市場的實體書店,有許多都定位在K12市場或學校周邊。河北省武強縣,人口3萬多,程永輝在這里開了一家名為“蔚藍書城”的小書店,開業近20年屹立不倒。在網購大肆侵占實體店市場的時候,蔚藍書城通過調整圖書品類,新添品質文具等,營業額不斷逆勢增長,年均同比增長率達20%以上。程永輝認為,縣城的綜合性書店,走文教品類之路會非常有活力和發展前景。學校周邊教輔書店最賺錢,只要做好學生一站式購物,就能站穩腳跟??h城的蛋糕就那么大,誰能較早入場,誰做得好就能一家獨大。

            河北省巨鹿縣的智源書店1996年成立,成立之初主要售賣童書、社科文藝類圖書和期刊雜志,之后增加了教輔書,主要受眾人群也為學生。2020年底,智源書店整體進行了升級,不再是單純的購書場所,而是成為當地市民的文化休閑之地。負責人田新爽笑稱,“成績還不錯,文創生活板塊銷售活躍,益智、手工、科學實驗等產品很受孩子和家長喜愛。經典文學、青春小說也呈增長趨勢。”改造升級對于縣城書店的破局依然是適應當下形勢的最優解。田新爽認為,北方的許多縣鎮,文化場所比較貧乏,居民有較高的文化消費需求,實體書店可以考慮向縣鎮拓展。不過,經營較好的都是在當地深耕多年的本地書店,還未出現比較好的連鎖品牌。但田新爽并不看好許多實體書店去拓展下沉市場,他認為,“這些地區的市場容量較小,水淺容不下大魚,書店對經營者有一定要求。”

            福建鹿森書店副總經理楊志民則有不同觀點,他認為實體書店在下沉市場的發展有無限可能。一二線城市實體書店發展比較成功的模式和案例都可以被學習和采納,餐飲、文創、教育培訓、電影院線、酒店民宿等模塊,與書店結合產生1+1>2的效果,下沉市場會是書店的突破口。他舉例說,漳州市新興品牌“幾何書城影城”,正在大力向縣級市場拓展,甚至從縣級市場“反攻”地級市。這家書店采用“書店+院線”的方式,電影院線的巨大人流是書店經營的重要支撐,而書店為影城提供了飲品、文創產品等支持,有機結合下,已有五六家門店,今年還在大力拓展。此外,他認為,很多在北上廣無處安身的文藝青年,已經將復合模式的書店帶回老家。比如,原單向街書店的高貴兵夫婦倆回到邯鄲開了書店“人間食糧”,盡管起步艱難,但未來的長期發展仍被看好。

            中國處于經濟快速發展的時代,教育愈發被重視,家庭教育市場是一片藍海。下沉市場的K12需求一直存在,且比較穩定。在這里做好學生市場,不失為實體書店的一條發展之路。

            但實體書店在下沉市場的發展仍危機四伏,隨著互聯網發展程度越來越高,居民消費結構不斷升級。圖書電商也許會更快地下沉到這些地區,實體書店能否抓住機遇,并在挑戰來臨之前做好準備,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要爱网